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了

正文 第152章 要打?来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152章要打?来呀!

    薛宛不可置信的看着白卿音,震惊不语。

    &;&;&;&;半响,薛宛才找回自己的意识,问道:“郡主,您的婚事,不是应当与王爷商议吗?”

    &;&;&;&;眼下这种情况,郡主是绝对不能嫁进皇家,婚事自然不能与陛下商议。

    &;&;&;&;“许国国师横死,副相和端王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舅舅放出武昭仪和六皇子。一旦六皇子出了监牢,他们一定会想办法将六皇子往我身上绑。”

    &;&;&;&;语落,白卿音看着薛宛,道:“我并不是要与薛姨商议,而是希望薛姨手下的人能够盯紧了京城的变化,时刻注意皇城动向,以免他们将主意打到我和国公爷身上。”

    &;&;&;&;“那郡主可有心悦之人?”薛宛柔声问道。

    &;&;&;&;“若是有,郡主坦诚以待,我等定会倾力相助。”薛宛许诺自己的忠心。

    &;&;&;&;她是长公主一手提拔的,她答应过长公主会护佑郡主一生。

    &;&;&;&;如今郡主已经长大,已开始接手西梁军。

    &;&;&;&;通州水患,新罗之行,包括未曾广而告之的吕宋金薯。

    &;&;&;&;这三件事,让本就忠心追随郡主的人更加钦佩郡主。

    &;&;&;&;只要是郡主的命令,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服从,执行,绝不会有丝毫犹豫。

    &;&;&;&;白卿音看着薛宛,道:“多谢薛姨。”

    &;&;&;&;只要在及笄之前不曾与任何人扯上关系,待到及笄之时,她和京墨哥哥的婚事便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谁也改变不了。

    &;&;&;&;薛宛轻抚着白卿音的手背,许诺道:“郡主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

    &;&;&;&;“我会杜绝一切不利于郡主的谣言,会密切注意宫中的一举一动,确保郡主安全,确保郡主嫁心悦之人。”

    &;&;&;&;薛宛许诺,至真至诚。

    &;&;&;&;............

    &;&;&;&;宣安殿

    &;&;&;&;“陛下,您不能为了朝中大臣放弃了自己儿子的性命啊!”

    &;&;&;&;端王站在皇城门口大喊,甚至开口道:“陛下,难不成盛京墨是您的私生子,您才会置自己的亲生儿子于死地。”

    &;&;&;&;“陛下,六皇子在天牢中中毒,你真的狠心任由儿子死在天牢吗?”

    &;&;&;&;端王的话,越说越难听,薛耀安汇报与嘉宁帝时,脸色也变得越发沉重。

    &;&;&;&;他们则能将两个毫无关系的人生拉硬拽的扯上关系?

    &;&;&;&;盛京墨,程汝弼看着面色发青的嘉宁帝,低语道:“陛下,要不放了六皇子吧!”

    &;&;&;&;许国人那张嘴,还不知会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谣言。

    &;&;&;&;盛京墨双拳紧握,平静无波澜的眸子敛着一似冷戾,隐隐渤发。

    &;&;&;&;若不是昨夜已经杀了一个国师,今日他会毫不犹豫宰了门外那个胡编乱造的杂碎副相。

    &;&;&;&;嘉宁帝看着隐忍不发的盛京墨,问道:“京墨,你怎么看?”

    &;&;&;&;盛京墨低语,玛瑙色瞳仁浸是敛不去的杀意:“臣的想法不重要,重要的是陛下想要如何做。”

    &;&;&;&;“朕若放出他,你能否做到不让他踏出京城半步。”嘉宁帝目光灼灼的看着盛京墨。

    &;&;&;&;许国人来此为的就是救出武昭仪母子。

    &;&;&;&;武昭仪和厉楠睿若是离开京城,定会回到许国借兵……

    &;&;&;&;“臣在京城一日,臣保证不让他们踏出皇城一步。”盛京墨拱手,义正言辞的保证道。

    &;&;&;&;“好。”嘉宁帝得到了自己的想要的答案。

    &;&;&;&;“京墨,你带着门外的蠢货去天牢放出武昭仪和六皇子。”

    &;&;&;&;嘉宁帝放下手中奏折,命令道:“朕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要确保他们无法离开你的视线。”

    &;&;&;&;“是。”盛京墨领命离去。

    &;&;&;&;程汝弼见盛京墨离去,看着陛下隐隐担忧:“陛下,盛将军行事狠绝,您就不怕闹出什么是非?”

    &;&;&;&;外面那个胖子简直是找死,盛将军的父亲是朝中禁忌,他却说护国公是陛下的私生子。

    &;&;&;&;护国公战场杀伐,手段高明,若想悄无声息除掉一个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那个胖子副相若是还敢胡言,怕是时日无多!

    &;&;&;&;嘉宁帝看了一眼程汝弼,质问道:“太傅,通州水患时那股子冲劲哪去了?”

    &;&;&;&;程汝弼垂首敛去眸底惭愧,道:“水患是内政,许国的事处理不当便极有可能变成两国战争。”

    &;&;&;&;“东沅最不缺就是精兵良将,区区许国,何惧之有?”嘉宁帝反问。

    &;&;&;&;“东沅以武建国,边关宵小之辈觊觎已久。若是与许国开战,有杀鸡儆猴之效。”

    &;&;&;&;嘉宁帝看着程汝弼,沉声道:“太傅该做的是筹措辎重物资,监管朝政,确保陆运通常,备不时之需。”

    &;&;&;&;要打?

    &;&;&;&;来呀!

    &;&;&;&;新罗遭受两次攻击元气大伤,京墨已将新罗皇室杀绝,短时间之内他们无法恢复元气。

    &;&;&;&;新罗不足为惧,白鹤延镇守西梁边境,无人敢踏足东沅国土半步。

    &;&;&;&;若此时京墨率军与许国作战,胜算极大。

    &;&;&;&;两国若是开战,可免除一切后患,还可以扩充领域。

    &;&;&;&;“当年朕答应和亲是为天下。若是武昭仪母子能够安分守己,他会让他们安度余生。可他们不识抬举,铁心做乱。又岂能怪朕不念父子之情?”

    &;&;&;&;“朕为江山社稷隐忍多年。如今她们这番作为,你让朕如何忍?”嘉宁帝看着宫门外,朗朗乾坤,怒声道。

    &;&;&;&;“臣知道该怎么做了!”程汝弼知道嘉宁帝决心。立刻回道。

    &;&;&;&;嘉宁帝看了一眼程汝弼,复又垂眸,拿起奏折继续处理,沉声提醒道:“洛河漕运的案子一结束,朝中随时都会发生变化,你要做好准备。”

    &;&;&;&;“臣这就回去准备。臣告退。”程汝弼回着,转身踏出宣安殿。

    &;&;&;&;…………

    &;&;&;&;天牢大门被推开,武昭仪抱着口吐鲜血的儿子,抬眸望去。

    &;&;&;&;盛京墨站在门外俯瞰着两人,冷声命令道:“将她们拉出来送回宫。”

    &;&;&;&;“不行,本王要将六皇子带回驿站医治!”端王立刻开口阻止。

    &;&;&;&;解药在他们身上,必须将他们带回驿站。

    &;&;&;&;“贵国国师不过跌下楼阶,一夜之间便不治而亡,本官岂能任由两位将我国皇子昭仪带回驿站送死?”盛京墨厉声反问。

    &;&;&;&;“盛京墨明明是你下的手,你还血口喷人?”副相大怒,出口反驳。

    &;&;&;&;盛京墨抬手扼住他的咽喉,眸底拂过一丝冷笑:“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盛京墨见他面颊暗红,呼吸急促,松开手将他甩了出去。

    &;&;&;&;副相尚未爬起来,盛京墨已踩着他的手腕,命令道:“来人,将武昭仪母子带回皇宫。”

    &;&;&;&;士兵将昏迷的六皇子和武昭仪抬出天牢。

    &;&;&;&;副相抱着自己的手臂,痛苦哀嚎:“盛京墨,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给我等着。”

    (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