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最强杀手偏爱种田

正文卷 224 造价赔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 r2>r2()  比试中的召邪抽空看了看这边的情况,见众人灰头土脸的心情格外的好,脸上的笑意愈加灿烂,只是对比吕剑此刻的状况就显得有些惨了。

    召邪认真起来的招式吕剑根本招架不住,于是召邪便收敛了不少,这才让他能与自己对战了近百招。

    许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与人对战,召邪觉得自己经脉之中内息的流动都畅快了不少,有些后悔刚刚没有让寒清和吕剑同时上,若是她以一敌二,说不定真能将她逼入困境。

    两人对击一掌,随后吕剑被打飞出数十米,跌倒在地终于吐出了一口鲜血。

    吕剑擦了擦嘴边的血迹,立刻盘膝而坐运功疗伤,与召邪这一战对他来说受益良多,剑术更有所突破,准备回了西越马上便要闭关参悟。

    而召邪虽然打得酣畅淋漓,却没有丝毫要突破九转噬阴魔功第十层的意思。

    众人远远看着召邪朝这边施展轻功而来,便也知道这场比试是结束了,胜负没有丝毫的悬念。

    召邪刚落地,玄璃便收起了手中的刻刀和未完成的玉簪,起身朝召邪走了过去,拿出锦帕为她擦额头的香汗。

    “有受伤吗?”

    召邪摇了摇头,开心的享受着玄璃的伺候。

    其他想靠近的人纷纷止住脚步,人家小情侣之间柔情蜜意,谁若是上去打扰岂不是显得很没有眼力劲儿?

    可见两人旁若无人的交谈也没个要停止的意思,众人还是没眼力劲儿的上前打断他们。

    主要是大清早的都没来得及用早膳,直接生吃狗粮还是有些噎人。

    玄策浅笑道:“恭喜弟妹。”

    召邪也浅笑着回道:“谢大哥。”

    茯华险些被坍塌的凉亭砸个正着,态度自然就没玄策这般好了。

    茯华脸上阴鸷难看,怒道:“璃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

    顺着茯华的手指看去,坍塌的凉亭显得格外凄惨,召邪眨了眨眼表示无辜:“说来这亭子也是遭了无妄之灾,不过茯华公主既然提出来了就刚好省了本妃开口,对于被贵国剑笔趣阁损毁的建筑,三皇子和茯华公主可得要按价赔偿哦!”

    茯华公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驳道:“这明明是你弄坏的!”

    召邪不疾不徐道:“都说让你多学习了,免得说出什么丢人的话给西越招黑,刚刚那有眼睛的人也看清楚了是吕剑的剑气,公主这是想要污蔑本妃吗?”

    玄璃也适时开口说到:“爱妻放心,有本王在一天,断不能容忍旁人污蔑本王的王妃,本王就是拼了命也会还爱妻一个公道的。”

    召邪与玄璃一唱一和,顿时让茯华公主不知所措,更何况茯华公主一心想做璃王妃,被玄璃这般无情的呵斥,眼泪便不由得在眼眶里打着转,委屈的就要滴落下来一般。

    秦北季恨了茯华一眼,示意她闭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尽会给他找麻烦。

    秦北季虽然不愿意,但还是低头服了输,“璃王,璃王妃,茯华不懂事信口开河,还请两位切莫怪罪她,以后定会好好管教,至于这损毁的凉亭,越国自会做出赔偿。”

    召邪指了指四周残破不堪的草地和树林,笑道:“还有这方圆百里的花草树木,如今太影响碧苍山的风景了,毕竟挑起比试的是贵国的剑笔趣阁。”

    秦北季手指骨捏得发白,咬牙切齿道:“好,越国会一并修整完好。”

    “那就辛苦三皇子了。”

    虽说这修整凉亭和草地花不了多少钱财,比起西越境内的各种金银铜铁矿来说简直不值一提,只是自己输了比试就罢了,如今更是连里子都丢了个干干净净,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秦北季如何能不气。

    玄璃见此处事了,便对召邪说到:“早上起的太早定是乏了,回府睡个回笼觉吧。”

    召邪正有此意,便道:“好,那我们下山去吧。”

    玄璃朝众人道:“碧苍山风景如画,诸位若有闲情逸致可四处逛逛,本王和王妃便不加以打扰了。”

    有召邪和玄璃这两个惯会膈应人的在,谁也别想有看风景的好心情在。

    只是碧苍山现在的风景却着实算不上风景如画,见召邪玄璃走了,其他人也没什么兴趣再多做停留,纷纷回家睡个回笼觉去。

    秦北季刚回了驿馆便将自己关在房中,原本还有些想上去寻求安慰的茯华公主听见房中传出刺耳的打砸声,顿时也不敢去触秦北季的霉头,默默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咽下了这口恶气。

    而暴怒中的秦北季将房中能砸的都砸了干净,仍然觉得不解气,心中发誓要给玄璃和召邪一个好看。

    “砸够了吗?若是不够我再派人送点瓷器进来。”

    秦北季一惊,立刻转身戒备,他竟然丝毫没有发现房间中多了一个人出来。

    转身后便见到房中唯一完好的一张太师椅上坐着一个青衣男子,男子看似端方如玉,周身气质冷峻,但温和的脸上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阴邪,让秦北季顿时明白此人并非善茬。

    “你是谁?”

    秦北季刚刚喝退了所有的侍卫,院子四周没有一个人在,这让秦北季不由得万分后悔。

    来人似乎看透了秦北季的害怕,轻声笑道:“放心吧,我答应过父皇,不会杀你的。”

    父皇?秦北季先是疑惑,却在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是秦岚,那个被父皇逐出皇宫的皇子!”

    云岚笑起来的模样与越皇有五分相似,因此秦北季才能立刻联想到那个流落民间的皇子,被称为越国耻辱的皇子。

    “逐出皇宫”四个字明显有些刺激到了云岚,云岚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阴鸷怨毒的神色。

    秦北季虽然看不上云岚,但却知道自己此刻断不能得罪他,他一个无权无势的弃子可以没有任何顾忌,但他自己可是越国尊贵无比的皇子,岂能折在宸国!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失言。”

    见秦北季主动道歉,云岚的神色稍缓,但面相与刚刚温和儒雅的模样也相去甚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