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综穿]好哥哥人生

正文卷 第96章 清穿(1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 r2>r2()“娘娘,皇上今晚翻的还是卫常在的牌子。”

    佟贵妃听到梁升荣的禀告,脸色一点变化都没有,轻点了下头说:“本宫知道了。”

    “奴才告退。”梁升荣恭敬地退了下去。

    “皇上又翻了卫常在的牌子,宜嫔又要生气了。”王嬷嬷忽然好奇地问道,“娘娘,您说宜嫔娘娘今晚还会截走皇上吗?”

    “不会,她不敢了。”昨晚半路截皇上,结果没有成功地留下皇上,这说明皇上对宜嫔再三称病截他一事不满了。“如果她今晚故技重施,那就真的会惹恼皇上。她不是这么蠢的人。”

    “娘娘,皇上今晚又翻卫常在的牌子,是不是……”王嬷嬷不敢明说康熙的不是,“皇上一直在前朝忙正事,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后宫,按理说应该雨露均沾,皇上接连两天翻卫常在的牌子,是不是不太妥……”

    王嬷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佟贵妃一个冷眼看过来,吓得赶紧跪在地上,“奴才多嘴,求娘娘恕罪。”

    “皇上的事情是你能议论的吗?”佟贵妃的语气有些严厉,“再说是连续两天有什么好惊讶的。”曾经皇上连续三天翻卫常在的牌子。

    “是奴才大惊小怪了。”

    “皇上心里有数。”皇上最多连续三天翻卫常在的牌子,绝对不会连续四天翻卫常在的牌子。

    “娘娘,卫常在一直以来都是侍寝最多的妃嫔。”如果皇上不忙着前朝的事情,卫常在一个月侍寝的次数绝对在五次以上,有时候甚至达到十次。卫常在一个月侍寝的次数,甚至比一些妃嫔一年侍寝的次数还要多。“您要是不劝劝皇上,等到太皇太后回来,她老人家又要说您了。”

    佟贵妃毫不在意地说道:“让她说吧。”

    “娘娘,您为什么在卫常在的事情上从来不劝说皇上?”卫常在出身太过低微,皇上这么宠幸她,对皇上其实不太好。“太皇太后一直反对皇上太过宠幸卫常在。”

    “本宫为什么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佟贵妃说道,“本宫不会为了太皇太后而去惹皇上不高兴。再说,皇上他心里有数,本宫又何必操那个心。”

    王嬷嬷问道:“您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吗?”

    “介意什么。”佟贵妃说完,又意味深长地补充一句,“本宫是贵妃!”就算她不是贵妃,她也不会介意。在她还没有进宫前,她就知道自己的职责,所以她对皇上并没有男女之情。

    跟皇上谈情说爱,是世上最愚蠢的事情。后宫妃嫔要是爱上皇上,基本上没有什么好下场。她对皇上没有任何男女之情,所以她一直很冷静,有分寸,不会做出惹怒皇上的事情。

    佟贵妃靠坐在榻上,悠闲慵懒地看着书,语气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本宫要是事事介意,岂不是早就把自己气死了。”

    王嬷嬷听到佟贵妃这么说,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莫名地心疼起来。

    “娘娘,是奴才愚钝了。”

    佟贵妃看了一眼王嬷嬷,语气里含着警告:“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

    王嬷嬷心里一紧,神色恭敬又敬畏地说道:“是,娘娘。”

    佟贵妃放下手中的书,下了榻穿上鞋,去了隔壁的偏殿。

    守在小胤禛床边的冯嬷嬷见佟贵妃来了,连忙起身行礼:“奴才见过贵妃娘娘。”

    佟贵妃走到床边,见小胤禛床上放着两颗夜明珠,不由地失笑。她转过头对王嬷嬷吩咐道:“把本宫那颗夜明珠拿来。”

    王嬷嬷心中惊讶,但是没敢说什么。

    “是,娘娘。”

    佟贵妃坐在床边,伸手给小胤禛拉了拉被子。

    王嬷嬷拿着一个四方形的锦盒走到佟贵妃的身边,“娘娘,夜明珠拿来了。”

    佟贵妃取出夜明珠,随即放在小胤禛左边的枕头边。

    她坐在床上看了一会儿小胤禛,这才回到自己的寝宫。

    等佟贵妃离开后,冯嬷嬷看到小胤禛枕头的左边处的硕大的夜明珠,在心中咂舌。这么大的夜明珠,整个宫里就三颗。贵妃娘娘有一颗,剩下的两颗在太皇太后和太后拿。

    听说这么大的一颗夜明珠价值连城,贵妃娘娘竟然拿来给四阿哥。贵妃娘娘真是大方,对四阿哥真的好。

    翌日,小胤禛起床看到床头上大夜明珠都惊呆了。这颗夜明珠跟碗一样大,通身碧绿色,非常漂亮。

    冯嬷嬷告诉他,这颗夜明珠是贵妃娘娘昨晚送来的。

    小胤禛洗漱好就去找佟贵妃,“额娘,您怎么把您的大夜明珠给我了啊?”

    “额娘留着也没有用,不如给你玩。”

    小胤禛被佟贵妃这么壕气冲天的话惊呆了。他怎么觉得这颗价值连城的大夜明珠在他额娘眼里就跟鸡蛋一样不起眼。

    “额娘,我要是玩坏了,怎么办?”

    “玩坏了就算了。”佟贵妃语气非常随意,“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呃……这么大的夜明珠还不是什么好东西吗?

    “放在你寝殿里当灯用,不刺眼挺好的。”

    价值连城的夜明珠被他额娘说用来当夜灯用,还真是……壕!

    “肚子饿不饿?”

    佟贵妃不说,小胤禛还不觉得饿。她这么一说,他立马就有饿了。

    “饿了。”

    “用早膳吧。”佟贵妃抱着小胤禛前往膳厅,“今天早膳吃馄饨,想吃吗?”

    “想吃。”

    小孩子的肠胃比较脆弱,景仁宫的小厨房给小胤禛做的饭食都是比较软,易消化的东西。

    除了馄饨,还有牛肉粥、窝窝头、火腿等吃食。

    一日三餐,佟贵妃都是亲自喂小胤禛吃。王嬷嬷他们想要喂都不让。

    “额娘,今天上午还要去御花园跟三哥玩吗?”

    “三阿哥今天要休息一天,明天再和他玩。”三阿哥的身子不是太好,昨天跑了一上午,累到很正常。话说回来,三阿哥昨天没有生病已经很不错了。“你三哥身子不太好,不能天天跑着抓蝴蝶。”

    “那三哥太可怜了。”小胤禛一脸同情地说道。

    “你想不想像你三哥这样?”

    小胤禛连忙摇头:“不想。”

    “那你就要好好吃饭,这样才能长得壮。”佟贵妃舀起一个馄饨放在唇边吹了吹,随后喂到小胤禛的嘴边,“长得壮就不会容易生病。”

    小胤禛小心地咬了一口馄饨。由于馄饨有些烫,他直吹气。

    “额娘,我会好好吃饭的。”

    “胤禛真乖。”

    小胤禛用完早膳后,就坐在榻上玩西洋积木。

    此时,康熙把南怀仁叫御书房,问他西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玩具。

    南怀仁被问得愣住了,随后说他们西洋有很多好玩的玩具,但是他并没有带来。不过,他可以做出来。

    康熙让他多做一些西洋的玩具。

    “皇上,臣可以问问您要西洋小孩的玩具做什么?”

    “给四阿哥。”康熙语气宠溺道,“四阿哥想要你们西洋好玩的玩具。”

    四阿哥?

    南怀仁并没有见过四阿哥,他只见过大阿哥和太子殿下。

    “四阿哥不喜欢八音盒吗?”

    “不太喜欢。”

    “那臣做一把口风琴送给四阿哥吧。”南怀仁又说道,“臣再做一把很小的小提琴送给四阿哥吧。”

    “可以,不过你动作快一些,不然胤禛那孩子会急。”

    “是,皇上。”

    南怀仁没有在御书房久待,离开皇宫后回到家里,就急急忙忙地做起西洋玩具来。

    康熙让刘尽忠去一趟景仁宫,告诉佟贵妃他中午去用午膳。

    中午,康熙来到景仁宫。小胤禛见到他就问他好玩的东西呢。

    康熙心想果然被他猜中,这孩子着急要西洋玩具。

    “朕已经让南怀仁给你做了,不过要等几日。”

    “汗阿玛,南怀仁是谁?”

    “南怀仁是西洋来的传教士,他说他家乡有很多好玩的玩具,不过他没有带来,所以只能亲手做。”

    小胤禛点点头说:“那好吧,那我再等几天。”

    康熙注意到榻上的小桌几上,有西洋积木搭建了一个房子。

    “胤禛,这是你搭建的?”

    “对啊。汗阿玛,我厉不厉害?”

    “搭建地不错。”康熙来了兴趣,用剩下的积木也搭建了一个小房子。

    “汗阿玛,我们一起搭建房子吧。”

    “好。”

    佟贵妃坐在一旁,看着康熙和小胤禛一起玩积木搭建房子。等他们父子俩搭建好房子,就让他们父子俩暂停下,去膳厅用午膳。

    用午膳时,康熙见小胤禛胃口不错,还把他夸奖了一番。

    小胤禛被夸奖后,礼尚往来也表扬了康熙吃了两碗饭。

    被儿子夸奖好好吃饭的康熙哭笑不得。在吃饭这件事情上,他有很多年没被人夸赞过了。今天被儿子表扬吃饭吃得好,他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

    用完午膳,康熙没有急着回御书房,而是继续陪小胤禛玩积木搭建房子。

    小胤禛玩了一会儿就犯困了,随后被冯嬷嬷抱回偏殿睡午觉。

    “皇上,您怎么赏赐猫眼石和夜明珠这么贵重的东西给四阿哥?”佟贵妃娇嗔道,“您之前赏赐过猫眼石和夜明珠给臣妾。”

    “他特意去乾清宫找朕要西洋玩具,结果朕没有,朕只能先给其他东西让他玩。”康熙笑道,“猫眼石和夜明珠又不是什么稀罕物,你不用放在心上。”

    “皇上,您不知道四阿哥昨日拿着猫眼石和夜明珠回来就跟臣妾炫耀说您给他,他还要分一半给臣妾。”

    “是吗?”康熙忽然想到小胤禛抓蝴蝶送给胤祉一事,“胤禛这孩子还挺大方的,听他说他昨天还特意抓了蝴蝶送给胤祉。”

    “是啊,臣妾也没有想到。”佟贵妃跟康熙详细地说了说小胤禛和三阿哥抓蝴蝶的事情,“臣妾之前跟他说,如果他有两只蝴蝶,可以送一只蝴蝶给三阿哥,没想到他听了进去,见三阿哥抓得蝴蝶不多,就把自己抓到的蝴蝶全部送给了三阿哥。他之后又特意抓了些蝴蝶送给三公主。”

    “你知道胤禛怎么跟朕说的吗?”康熙好笑道,“他说他怕胤祉以后不跟他一起抓蝴蝶,不跟他一起玩,就把蝴蝶给了胤祉?”

    佟贵妃一脸惊讶:“啊?”

    “胤禛这孩子很机灵。”

    佟贵妃无奈地笑了:“他没跟臣妾说这个,原来他还有这个小心思啊。”

    “不过,他也是能抓到蝴蝶,所以才会给胤祉。”康熙想想就觉得好笑,“胤禛明明是弟弟,却像哥哥一样照顾胤祉。”

    “皇上,三阿哥可是非常在乎他这个哥哥的身份,之前他摔倒就没有哭……”佟贵妃跟康熙说了下小胤禛和三阿哥抓蝴蝶摔倒一事。“三阿哥见四阿哥摔倒没有哭,他跌倒也没有哭。”

    康熙听了后觉得很惊奇,“还有这事啊。”

    “三阿哥没哭还把荣嫔惊到了。”

    “以后让胤祉多跟胤禛玩。”

    康熙又跟佟贵妃聊了一会儿,这才回到御书房。

    等康熙离开后,佟贵妃就带着王嬷嬷去了慈宁宫和寿康宫。再过几日,太皇太后和太后就要回宫,她得亲自过来看看内务府的人布置的怎么样。

    见内务府的人布置地不错,佟贵妃心里就放心了。

    等她回到景仁宫得知康熙今晚翻了荣嫔的牌子,并不觉得意外。

    荣嫔没想到康熙会翻她的牌子,不过当她知道康熙中午在景仁宫用的午膳,就立马明白康熙为什么会翻她的牌子。

    对佟贵妃,荣嫔心里充满了感激。

    接下来的几日,康熙雨露均沾,一个个地翻妃嫔的牌子。

    荣嫔过后是宜嫔,虽然之前康熙恼她截胡,但是并没有真的恼她。

    对在荣嫔后面侍寝,宜嫔就没有那么不能接受。

    宜嫔过后,康熙没有翻惠嫔和僖嫔的牌子,而是翻了德贵人的牌子。

    当天晚上,德贵人梳洗打扮好,就乘坐轿子前往乾清宫侍寝。

    康熙忙到亥时才回寝宫,看着在灯光下眉目温顺的德贵人,眼底划过一抹幽深。

    一番云雨过后,德贵人靠在康熙的怀里,向康熙请罪。

    康熙正准备跟德贵人说给胤禛做衣服这件事情,没想到德贵人主动认罪了。

    “皇上,前几日奴才连夜给四哥做衣服,做的不是很好,请皇上惩罚。”德贵人披散着头发,衣衫不整地跪在龙床下。灯光下,德贵人娇容楚楚,我见犹怜。

    康熙看到她这副模样,已心软了两分。

    “你明知道连夜做衣服做的不好,为什么还要连夜做?”

    德贵人跪在地上,轻咬着唇,一副犹豫为难地表情。

    “皇上,奴才……”

    康熙见德贵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微微挑眉:“有话就说。”

    “皇上,奴才怕说了,您会生气。”

    康熙刚刚很满足,此时心情很好,语气也温柔了几分:“朕不生气,你说。”

    “奴才是故意的。”德贵人看了看康熙,小心翼翼地继续说道,“奴才故意这么做,为了就是让贵妃娘娘觉得奴才是为了争宠,所以才连夜给四阿哥做衣服。”

    听到德贵人这番话,康熙有些讶异地挑眉:“哦?”

    “奴才故意让贵妃娘娘误以为奴才给四阿哥做的衣服不用心,这样贵妃娘娘就对会奴才不满,不会再让奴才给四阿哥做衣服。”德贵人低着头,露出雪白修长的脖颈。等昏暗的灯光下,她的身影看起来有些脆弱。

    康熙闻言,心中有些意外,“你为何这么做?”

    “皇上,奴才不是不想给四阿哥做衣服,而是觉得时常做衣服给四阿哥送去不太好。”德贵人轻咬着唇说,“但是奴才要是不经常做衣服给四阿哥送去也不好。”

    听到这里,康熙已经猜到德贵人想说什么。

    德贵人继续说道:“贵妃娘娘抚养四阿哥,奴才这个生母总是送衣服去景仁宫,会让贵妃娘娘误以为奴才不相信她能照顾好四阿哥。同时,也会一直提醒贵妃娘娘,奴才是四阿哥的生母。”

    康熙听到这话,微微皱起眉头说:“贵妃不会这么想。”

    听到康熙这么维护和相信佟贵妃,德贵人心里是羡慕嫉妒的,她的语气越发恭顺:“奴才知道贵妃娘娘不会这么想,但是其他人呢。奴才身份低微,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抚养四阿哥,也教不好四阿哥。四阿哥能被贵妃娘娘抚养,是四阿哥的福气,也是奴才的荣幸。”

    “在四阿哥被抱去给贵妃娘娘抚养的那天,奴才就决定当做四阿哥不是奴才生的,这样对四阿哥、对奴才、对贵妃娘娘都好。虽然奴才这么想,但是宫里其他人不这么想,奴才要是不去景仁宫看望四阿哥,就会被说狠心,甚至还会被说为了讨好贵妃娘娘,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认。”

    康熙深深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德贵人,德贵人感受到康熙的目光,心中一阵惊恐不安。她紧紧握住双手,双手手心里早已被汗湿。

    她暗暗地稳了稳心神,继续说道:“奴才就决定让贵妃娘娘误会奴才对四阿哥不用心,误会奴才不是真的关心四阿哥,这样贵妃娘娘会更加疼爱四阿哥。”

    “你觉得贵妃对四阿哥不够疼爱?”

    康熙的语气听不出喜怒,但是德贵人知道康熙生气了,就因为她刚才的最后一句话。果然在皇上心中,贵妃娘娘是最好的。

    “当然不是,贵妃娘娘对四阿哥的好,整个宫里的人都知道。说实话,如果是奴才亲自抚养四阿哥都不会有贵妃娘娘照顾地周到和精细。”德贵人苍白着脸,神色惊惶不安地说,“奴才不想让奴才的存在,让贵妃娘娘为难苦恼。奴才更不想让奴才的存在,成为其他人攻击的贵妃娘娘的理由。奴才觉得这样对贵妃娘娘和四阿哥都好。”说完,她跪趴在地上请罪,“皇上,奴才说了一堆自以为是的话,求皇上降罪。”

    康熙眸光深沉地看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德贵人。

    德贵人跪趴在地上,心里充满惶恐不安。她能感觉到皇上看她的冰冷目光,她不知道自己这番说辞有没有说动了皇上。

    就在德贵人以为自己完了的时候,就听到康熙说:“起来吧。”

    “皇上……”德贵人抬起头来,楚楚可怜地看着康熙,“皇上,您不怪罪奴才吗?”

    “你也是为了胤禛和贵妃考虑。”康熙温声道,“起来吧。”

    见皇上相信了她刚才那番话,德贵人在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她刚站起身,但是由于刚刚被吓得双腿发软,整个人朝龙床上的康熙的怀里倒了下去。

    “皇上,奴才该死。”德贵人又惊又怕地要从康熙的怀里爬起身,却不想一阵天旋地转,她整个人又躺在龙床上。

    德贵人顿时羞红了脸,眼中是满满的羞意和爱意。

    “朕允你以后不用给胤禛做衣服。”

    德贵人一脸感激:“谢皇上。”不过,她高兴地有些太早,接着她又听到康熙说,“你做的衣服没有宫里绣娘做的好,胤禛穿在身上并不舒服。”

    听到这话,德贵人脸上的表情立马僵住了,就在她准备再次请罪的时候,又听到康熙说:“不过,你这番心意是好的。”

    “皇上……”德贵人被康熙这句话说得一惊一乍。

    接下来,德贵人什么都没法想了。等一切结束后,她又急急忙忙地离开乾清宫。

    宫里的规矩,妃嫔在乾清宫侍寝是不能一整晚睡在龙床上的。等侍寝结束,妃嫔是要离开,回到自己的宫殿。

    德贵人拖着酸软的身子回到咸福宫,等第二日她醒来,皇上赏赐了不少东西给她。

    她心里知道她昨晚那番话,皇上相信了,并且皇上觉得她为了四阿哥,为了贵妃娘娘,委屈了自己。

    德贵人心里非常激动,她昨晚那番话赌对了。从此以后,她在皇上心里就是一个为了孩子考虑而委曲求全的母亲。同时,她这么做也是为了贵妃娘娘。皇上一向看重贵妃娘娘,她如此为贵妃娘娘考虑,皇上心里会记她一功。还有,皇上对她有一份愧疚之情。

    僖嫔见皇上不仅没有罚德贵人,还赏赐东西给德贵人,心中十分好奇德贵人使了什么手段。

    之前,她在景仁宫对贵妃娘娘说的那番话,她不信贵妃娘娘没跟皇上说。皇上既然知道德贵人为了争宠故意连夜给四阿哥做衣服,为什么没有生气惩罚德贵人?

    僖嫔不知道德贵人使用了什么手段,但是她现在可以肯定德贵人比她想象地还要有手段。

    景仁宫里,王嬷嬷得知皇上赏赐了一堆东西给德贵人,把鼻子都气歪了。

    “娘娘,您之前跟皇上说的话,皇上是忘了吗?”

    “没有。”佟贵妃对皇上赏赐德贵人一事一点都不感到意外,“这就是德贵人故意要让皇上知道她连夜为四阿哥做衣服一事的目的。”

    王嬷嬷一开始不明白,但是她现在终于明白了。

    “娘娘,德贵人她……”王嬷嬷被德贵人这番心机惊得瞠目结舌。

    “本宫猜得没错的话,她昨晚跟皇上她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本宫好,也是为了四阿哥好。”佟贵妃微微眯起眼,眼底划过一抹冷意,“真的不能小瞧她。”

    王嬷嬷惊得倒抽一口冷气:“这……这……”

    佟贵妃一脸深意地笑了笑:“皇上相信她的也好。”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德贵人应该去参加《演员的诞生》,一定能拿冠军。

    第二更奉上,虽然晚了不少,但是在十二点前更新了。如果有虫,我再修改。

    感谢在2021-09-14185358~2021-09-142352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张温暖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南蔷50瓶;张温暖24瓶;东方云3瓶;45694229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