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捡宝圣手

36章:一石激起千层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张超知道裴缈打架很厉害,自然不敢动手,只能想在言语上攻击裴缈,但现在的裴缈已今非昔比,以前,穷是裴缈最大的弱点,现在裴缈虽然不及张超父亲那般富有,但他已经有了挺直腰杆说话的实力,在言语上丝毫不落下风。

    张超几番羞辱裴缈,都被裴缈言语反击,于是张超开始出大招:“对了,我在文物局转正了,以后我可就是公家的人了。”

    他觉得这能刺激到裴缈。

    然而裴缈根本不在意,嗤声冷笑,道:“好好干,一定要遵纪守法,可别最后弄个锒铛入狱。”

    张超闻言很恼火:“我发现你嘴巴真臭,吃屎了吗?”

    裴缈拿起大腰子继续吃起来,边吃边道:“没有你的臭,也没你吃得多。”

    张超很快就意识到,为什么这一招无法刺激到裴缈,因为裴缈现在有钱了,这让他很郁闷,不过,比有钱,他可不认为裴缈是自己的对手,不禁冷哼:“哼,你别以为上次赢了我一点钱就可以嚣张,就算我再输一百次给你,你在我眼里依旧是个穷逼,连替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裴缈斜睨了他一眼,再次嗤声冷笑:“你这是……失败者的叫嚣?我可没有替你提鞋的打算,说实话,在我眼里,你除了投胎技术尚可之外,真的是一无是处。”

    ……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针锋相对。

    二人嘴炮打得正激烈,树龙和徐洪昌上完厕所了,刚准备出店门,树龙隔着玻璃门就看到门外张超和裴缈坐在那里,虽然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二人关系很不好,很有可能在互相问候对方的家人。

    树龙皱眉道:“靠,居然遇到这代皮了。”

    徐洪昌问:“那人是谁?”

    “张超,我和裴缈的大学同学。”树龙愤愤地把裴缈被张超暗箱操作夺走文物局实习名额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还有裴缈被开除的事。

    徐洪昌听后义愤填膺,皱眉冷哼道:“还有没有王法了,我要曝光这件事!”

    树龙闻言一愣,转头望向徐洪昌,问:“怎么曝光?”

    徐洪昌道:“有什么难的,待会出去,我吸引他的注意力,你在一旁偷偷录视频取证,你不是说他上学的时候成绩一塌糊涂吗,我引诱他说一些古玩方面的知识,试探他,你不是说他是个草包吗,他肯定答不上来,然后把视频发给我,我传到我的微博上去,我微博粉丝八百万,我要让大家都知道,文物局和金陵大学黑箱操作,把一个专业知识一塌糊涂的人弄进文物局实习。”

    树龙有点激动,但又有点担忧,他犹豫了一下,道:“徐老师,他老爸是煤老板,资金实力雄厚,会不会让你丢了电视台的工作啊?”

    “呵,谅他没那个本事。”徐洪昌冷冷道,“就算真的丢了工作也没什么,凭我的本事,离开电视台难道还饿死不成!我家藏品虽然不多,但全部变卖掉,也足够给我孙子买一套房娶媳妇了!”

    树龙没想到徐洪昌竟然如此嫉恶如仇,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拿出手机,打开录像功能,然后把手机放进上衣左胸处的兜里,正好摄像头露在外面,简直完美。

    “徐老师,我准备好了。”

    “走!”徐洪昌一马当先,推开门,朝裴缈走去。

    裴缈和张超正在互怼,徐洪昌忽然哈哈笑着走了过来:“裴缈,这是你朋友?”

    张超见树龙和一个不认识的半百老头过来,顿时皱眉,这下他有点势单力孤了呀。

    裴缈淡然摇头:“不是什么朋友,关系不咋滴。”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徐洪昌道,“一点礼貌都没有。”

    他说罢转头望向张超,道:“年轻人,怎么称呼啊?”

    张超不知道徐洪昌什么身份,也不好恶语相向,答道:“我叫张超,是裴缈大学时候的同班同学。”

    “原来是同学啊。”徐洪昌表现得很热情,笑呵呵道,“人生四大铁关系,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脏,一起嫖过娼,同窗可是排第一啊,你们这是闹矛盾了吧,同学之间闹点矛盾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

    “呵呵。”张超呵呵一笑,没有多说什么,他觉得徐洪昌有点倚老卖老,这种闲事也来管。

    这时,树龙插嘴道:“他一个全班倒数的学生,靠家里的关系走后门,打通学校和文物局的关系,把班里唯一的一个去文物局实习的机会给抢走了,裴缈不服气,在学校张贴告示揭发他,他就让系主任把裴缈开除了。”

    “竟有这样的事?”徐洪昌闻言顿时皱眉望向张超,“张同学,你既然成绩那么差,凭什么抢走那个实习名额。”

    张超也没想到树龙直接撕破脸,当即也不再顾忌什么礼貌问题了,冷哼道:“听他放屁,我什么时候成绩差了,他乱喷粪。”

    “我也说嘛,金陵大学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事。”徐洪昌道,“金陵大学的校长,我是知道的,为人很正派,德高望重,绝不会闹出这样的丑闻。”

    树龙道:“是真的,不信你考考他。”

    徐洪昌闻言望向张超,眼神中充满了审视的感觉。

    张超虽然心底有点打鼓,但他不愿被人瞧不起,便道:“考就考!谁怕谁!”

    徐洪昌道:“那我来考考你,考古系有历史专业课,这是最基本的课程,我就考你一个简单的,乾隆皇帝是在公元哪一年登基的。”

    张超闻言顿时蹙眉凝想起来,想了许久,他才说道:“1711年。”

    徐洪昌问道:“你确定?”

    张超以为他在诈自己,大声道:“我确定!”

    徐洪昌笑了笑,道:“不好意思,你答错了,裴缈你知道吗?”

    裴缈淡淡道:“是1735年登基的,1711年是乾隆皇帝的出身年,乾隆皇帝的生日是1711年9月25日,也就是康熙五十年八月十三日。”

    “这回答才叫专业嘛。”徐洪昌道,“看来小树没有说错,张超同学,你的文物局实习资格,很有问题啊。”

    “放屁!”张超仿佛被人揭去了遮羞布一般,拍桌站起,瞪视徐洪昌,怒声道,“我的实习资格有什么问题,知道乾隆登基时间又怎么了,很了不起吗,你这老头算什么东西,敢来质疑我!”

    既然张超撕破了脸,徐洪昌也就不必装什么慈祥长辈了,冷笑道:“历代帝皇的人物传记是考古专业历史科目的基础,你连最基础的历史知识都不知道,可想而知,你其他专业课的知识该有多差劲,你这样的一个人,有什么资格进入文物局工作,文物局是做什么工作的,专门负责保护国家文物的,你这样什么都不懂的人,只会破坏文物!”

    裴缈幽幽道:“徐老师,可别这么说人家,人家不仅进入了文物局实习,还通过了转正考试,神奇吧。”

    徐洪昌冷哼道:“这转正考试也一定有猫腻!”

    张超此刻脸色很不好,大声道:“我就在文物局工作了,怎么了,你咬我啊,你们算什么东西,也敢质疑我,裴缈,我就知道你还对文物局的工作念念不忘,不过没办法,你不配!”

    裴缈呵呵冷笑:“我现在早就对那个没兴趣了,也只有你爸那样没文化的煤老板,才会想尽办法让你进入文物局工作,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人越是缺少什么,就越希望得到什么,他的想法我也猜得出来,把你送进了文物局,以后跟别人讲起来,自己有一个在文物局工作的儿子,文物局三个字一听就是有文化的人才能进的地方,而且还是公务人员,这样你爸就觉得非常有面子了,说白了,你爸就是缺文化,所以即便有钱,也被别的有钱人瞧不起。”

    张超直接啐道:“呸!你爸才没文化呢,你全家都没文化,你只是一个被开除的学生,你现在只不过是高中学历。”

    裴缈冷笑道:“我现在严重怀疑你的学历也是造假的,以你的学习成绩,是不可能考上金陵大学的,哦,听说你入学不久的时候,你老爸就捐了一栋教学楼给学校,恐怕这栋教学楼就是你的成绩吧。”

    张超眯眼冷视裴缈,威胁道:“裴缈,我劝你还是不要总是打听我爸的事情,否则只怕你哪一天从这世上蒸发了也说不定。”

    “混账!”徐洪昌闻言直接拍桌起身,双眼瞪得滚圆,怒声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要杀人灭口吗!现在是法制社会,你可知道我是谁!我一定要曝光你!”

    “嗤……”张超闻言不屑冷笑,“老疯子,还曝光我,吓死老子了,你曝光啊,现在就曝光!”

    徐洪昌当然不可能当着他的面曝光他,捅刀子嘛,当然要从背后捅最能奏效。

    “你等着!”徐洪昌指了指他,道,“裴缈,树龙,我们走!”

    “好,我去结账。”裴缈说着就起身去找老板结账。

    结完账,三人快步离开,根本不搭理张超,张超远远跟他们叫嚣:“记得曝光我啊,我等着呢!”

    张超自认为有他老爸这层保护伞,还没有什么媒体敢曝光他,所以才敢如此嚣张地出言挑衅。

    三人上车后,徐洪昌气得直叫:“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我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竖子!我要曝光他!”

    看他的样子,似乎比裴缈还要讨厌张超,这让树龙和裴缈都惊讶不已。

    树龙先送裴缈回家,然后送徐洪昌回去,树龙把徐洪昌送到他家小区外,徐洪昌下车后,走到车窗边,问道:“树龙,你会剪辑视频吧?”

    树龙点头:“会。”

    徐洪昌道:“今晚你辛苦一下,把偷录的视频剪辑好,发给我,我明天一早就上传到我微博上。”

    “好,没问题。”树龙见徐洪昌真的要曝光张超,也颇为兴奋,他早就看张超不爽了。

    二人互相道别,树龙开车回自己店里去了。

    裴缈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没空去管今天从夜市上买回来的古玩,随手放在书桌上,就上床睡觉了,隔日一早,裴缈照例早早起床,出去跑步,然后回来跟牛姐一起吃早饭。

    正吃着呢,忽然电话响了,裴缈拿出来一看,是李雪阳打过来的,他接听了电话。

    李雪阳激动的声音传来:“喂,裴缈,大新闻啊,微博上现在疯狂转载几个视频,视频里有你耶。”

    裴缈闻言讶问:“视频?什么视频?”

    李雪阳到:“好像是一个叫张超的人,靠家里的关系,搞暗箱操作,抢走了你文物局实习的机会,然后还跟你吵起来了,这条微博是一个叫徐洪昌的人发的,他好像是苏省卫视鉴宝节目的一个专家,他发这条微博就是要曝光那个张超的,我肯定力挺你啊,也帮忙转载了,现在连抖音上都转载了这个微博,我待会还要用抖音转载一下。”

    裴缈听到这些,总算明白了,肯定是徐洪昌昨晚偷偷录视频了,有那些视频为证,倒还真能曝光张超,他也有点激动了,道:“我去看看这条微博。”

    他说罢就挂了电话,用手机打开微博,查看起来。

    他刚打开微博,就看到首页推荐里超过一半都是转载的这条微博,微博主题是“金陵大学暗箱操作”。

    然后是文字叙述了张超父亲买通文物局工作人员和金陵大学系主任暗箱操作的事,下面配有四个剪辑过的视频,视频里张超不学无术,连乾隆皇帝的登基时间和出生时间都不知道,言行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不认识明星鉴宝专家徐洪昌也就算了,甚至辱骂徐洪昌,这就让网友们吃了个大瓜。

    裴缈又打开抖音,刚打开,就刷到了一条转载这条微博的抖音视频,视频还配详细文字,打开评论区,只见很多人都在怒喷,要求严查此事,然后就是疯狂艾特央视新闻和苏省观察。

    很快,裴缈又刷到了李雪阳转载的抖音视频,李雪阳抖音粉丝三千多万,这样庞大的粉丝数目,这条新闻想不火都不行。

    很显然,徐洪昌这次曝光的视频之所以几个小时的时间就这么火,李雪阳功不可没,她只需随手转发一下,就能让这件事引起无数人的关注。

    裴缈顺手关注了李雪阳,发现李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注了自己,现在双方处于互关状态。

    此时此刻,金陵大学和金陵文物局的官方微博已经炸锅了,无数义愤填膺的网友声讨问责,要求严查此事。

    甚至于,金陵的某位副市长还在微博艾特了文物局的局长和金陵大学的校长,留言只有几个字:“此事必须严查!”

    金陵市长也转载了这条微博,他虽然没有配任何的文字,但他已经表明了态度,他在关注这件事。

    接下来,一系列的调查工作在金陵大学和金陵文物局展开,徐洪昌也没想到,自己投了一颗小石子,却在金陵这片湖面上激起了千层巨浪。

    < - 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