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戎骑

正文卷 第五十五章 野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 r2>r2()从九月二十五日半夜子时开始,努尔哈赤按照范文程的策划,将女真正红、正蓝、正黄、正白四旗主力共七千多精锐,留守大营与大明马林部三万多人,隔何相对。

    另派一千女真主力和三千蒙、汉支援清源攻城部队,准备在子时配合二千清河攻城部队,对清源城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攻击。前几天清源战场的攻防,不过是做做样子,其目的不过是诱使明军脱离辽阳大城,在清源和辽阳之间进行野战罢了。

    现在既然既定目标已经达成,是时候拔掉女真后方这个钉子的时候了。

    余下一千女真老弱配以两千鞑靼和汉人的精锐,分左六队,对大明北路军大营及其周围散落的明军进行骚扰攻击。

    迫使马林和自己迅速决战。

    此时清源这个边远小城成了整个双方会战的中心,方圆上百里的范围内,大规模的军队已经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核心区域双方屯兵高达五万之众。

    五百人队、千人队、两千人队,分散在这片区域的各个地方,从努尔哈赤发动攻击开始,冲突都在各处爆发,更有几支女真五百人队轮番对大明中军进行骚扰。

    大明主营一夜数惊,大明各路偏军队伍不断与他们相遇、展开战斗。一份一份的战报,都在显示着大战之前摩擦的激烈……

    在多次双反遭遇战的情况下,向刚刚那样互有伤亡的战斗,却是极少数,大多数战斗都是大明一方吃亏为多。

    夜色已经笼罩了下来,星光透过完全没有污染的大气投射下来,映得周围树影浮动。

    干柴在火堆当中噼啪爆裂的声音,四下都是杳无人迹。身边的荒村死气沉沉,还像过了火,有的屋子倒塌了,有的敞露着屋顶,如一只只怪兽,蹲伏在黑暗当中。

    莽莽蓁蓁,如天地之间洪荒初辟。

    周围响箭此起彼伏,不高的山头,女真人必定安排了瞭望哨,张世弃小队的一切行址都在敌方的眼皮底下。

    张世弃掉转马头向西,众人纵马跟随,十几人延着山脚转进密林深处,向西急奔,一炷香之后他们已经驶出五六里,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远,已经听不到他叫喊和马嘶的声音。

    小队在张世弃的带领下,再次转向,战马踏进一条半尺深的山间小溪,延着山间河道向东北方向:“马匹不要上岸,只要就在水中行走,追兵不可能发现我们的踪迹。”

    如此又走了半个时辰,直到水势渐深,已经影响马匹速度,这才踏上岸边,绕过刚才女真人瞭望哨的山头,走出森林时,众人已经来到刚刚那个山头的东方七八里处。

    所以人都精疲力尽,成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向下流淌,战袄前襟已湿了一大片,除张世弃和马雷要相对好一点外,其他人也好不到那里去。

    不远处一个被焚烧过的小山村出现在众人面前,张世弃来到山村村头一个倒塌的小院,带着大家下马休息。

    马雷带着两个年轻体力较好的后生,向村里探去

    成龙蹲在张世弃身边朝火堆里面加柴,不时看张世弃一眼,好像也在沉思着什么东西。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突然转头问道:“少爷,这一路半点女真人增兵动向也无,只有后边紧追不舍的几百人,这些女真鞑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现在女真后路全由归降的汉兵主持,前方怎么连哨探也不派半点?”

    张世弃从两日前开始,对战场的嗅觉和大势的判断,都深深的影响着这支十几人的小队,不看成龙是几十年在军中滚打的老人,但张世弃临阵判断之精确,都深深的印如大家的内心深处。

    使这些沙场老人在遇事不决,往往问计于这个十五岁不到的少年。

    张世弃正带开口之时,村子里头突然传来几声打破了残砖烂瓦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面,传得老远。

    成龙一下站起来,伸手就拔出腰间腰刀。将张世弃挡在身后,凝神朝黑黝黝的荒村里头看去。不多时就看到马雷他们人影从村子里面快步走出来,走近了才看出几个人脸色都难看得很,一脸不忍的神色。

    “直娘贼,真是惨!村子里头井里面塞满了人的尸身,那样子不能看了……这些女真畜生真是狠毒!就活着一个小女娃娃,咱们去找盛水破釜的时候才在屋子里看见,小耗子似的,守着的不知道是不是父母的尸骨,都成骨头了,也不肯离开,直娘贼的,教人好生难受!”

    成龙却顿了一下,将腰刀插回腰里:“走,看看去!”

    他们要去,张世弃自然陪着他们直朝村子里面走。一路高高低低,也不知道踩着的是什么东西。走到村子中间的井台边上,成龙探首就朝里面看去,低低骂了一声:“这次要是在辽阳不把女真老奴挡住,咱们辽东百姓,下场也就是这样!”

    战争伊始,末世崩坏之象已尽显无遗。已经连基本的秩序都不能维持了,大军过处,对大民的编户齐民下这样的毒手!

    为了劫掠?为了取乐?

    张世弃低声问道:“那个女娃娃呢?”马雷也不说话,一指旁边的破屋子,几个人跟着张世弃就朝里面走去。

    破屋子早就没有了屋顶,星月光芒,无遮无挡的洒下来。就见房间里横七竖八的躺了七八具尸体,这些尸体大多被录得只剩内衣,只有两具女尸还剩下不多的外衣,这些人大多身材比一般汉人要来的高大些,头发胡须以栗色为主,看服饰及像汉服,只在细微处有所区别。

    张世弃他们并不觉得奇怪,辽西多有此等胡人出没,福建沿海地区那就更多。

    炕底下一角,蹲着一个黑黝黝的人影,缩在那里不住的瑟瑟发抖。

    “就是这个女娃娃,看到俺们过来,怕得跟什么似的……”

    听到声音,那个小女孩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双眸子又清又亮,水蓝色眼眸,似乎带着星星的晕芒,能一直望进人的心底。澄澈之处,不是食人间烟火所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