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北方有二哈

正文 第819章 访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 r2>r2()  露娜这辈子虽然没有对自己的手做过什么刻意的保养,充其量也就是在天寒的时候,抹些油脂,但因为穿越大神并不算亏待的给了她个不错的出身,让她这辈子真真正正的做到了十指不沾阳春水。

    遂,露娜这辈子的手,虽然外形上算不上什么十指纤纤,但也青葱白嫩。

    而如今摆在她面前的这只手,却是手指短粗,且指甲盖里,还存了不少的泥污,且若是刨除泥污不谈的话,这手……

    瞬间,露娜的脑海里浮现出了监控画面中,科尼利尔斯缓慢抬手与藤蔓接触的画面,有些像啊!

    很快,露娜就知道,这手并不是有些像,而是完全就是科尼利厄斯的手。

    因为茅草屋的们被推开了,里面的火塘边,正做着一个背着硕大龟壳的老年龟兽人,此时正对着他笑的慈祥,“科尼利厄斯,你个臭小子,又淘气了。”

    然后露娜就感觉到自己张开了嘴,用一种区别于她认知中科尼利厄斯的稚嫩声音,带着一点点委屈的答道:

    “祖父,我没有。”

    露娜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上一次发生这种诡异的事情,是她被藤蔓拖入生物舰的时候,然那时看到的,她后来知道全是录像,那现在呢?又是什么?

    只是不管露娜怎么挣扎,却都无法摆脱这诡异的现状了。

    之后的日子,露娜透过科尼利厄斯的眼睛,科尼利厄斯的身体,切切实实的感受了一把龟兽人的苦逼生活。

    别人说出门走一走,可能十几分钟就回,可到了龟兽人这里,出门走一走就是一天,从日出,到日落,然后,露娜就发现,说出门走一走的老乌龟,其实并没有离开茅草屋太远,最远都没超过过一千米。

    祖孙二人甚至是几天才吃一次饭,是他们不饿么?

    不,是他们慢的只能用几天的时间,准备一顿饭,虽然量大,味道似乎也不坏,却让每每让无法掌控身体,只能被动体验生活的露娜暴躁不已。

    起初在意识到自己的现状时,露娜也不是没有慌乱害怕过。

    然,这些负面情绪却并没有什么用,不管她怎么呼唤阿尔法都得不到半点儿的回应,却在一天天缓慢的让人想骂街的龟兽人日常中,渐渐磨平了心底的慌张和暴躁。

    露娜唯一能肯定的是,这个时候的科尼利厄斯还是个小孩子,也会不喜欢学东西,也会挑食,甚至也会对距离茅草屋一千米外的世界,充满好奇。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老年龟兽人很是有些博学的样子,他不出门的时候,就会坐在屋檐下,晒着太阳,给科尼利厄斯讲故事,呃,姑且称之为故事吧!

    因为露娜发现,老年龟兽人所讲的,都是部落之间征战的事情,有时候由头只是几只猎物,有时候由头又是一个雌性,等等诸如此类。

    直至有一天,这伫立在湿地中的小小茅草屋来了三位样貌英俊的笔趣阁人。

    一狮,一狼,一鹰。

    狮兽人一头金发,双瞳也是金色的,很是高大魁梧,看起来性格也很爽朗。

    狼兽人看上去虽然并不是露娜熟悉的彬彬有礼,却带着一种别样的矜贵,话很少,却每每直切要害。

    鹰兽人很是冷漠,但看人的目光却特别的犀利,仿若能直击人的心底。

    三个貌合神离的家伙!

    露娜第一眼看到这三个气质不凡的家伙时,脑海里蹦出来的就是这么一句话,次之才是,那头发雪白双眸漆黑的狼族,很可能是她家老祖宗。

    老年的龟兽人,在接待这三个家伙的时候,不再是慈祥的,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漠然的面容,似是并不欢迎三人的到来。

    自那日后,三个家伙却留在了茅屋附近。

    原本一成不变的生活,也因为这三个家伙的到来,被打破了。

    每日清早,柴堆都会被重新垒起,新鲜的食材会被摆放在屋门口。

    最初老年龟兽人是无视这些的,依旧按照他自己的习惯生活着,可那三个家伙却又怎么会允许老年龟兽人对他们的无视?

    他们在意识到无从打动老年龟兽人后,开始对科尼利厄斯下手了。

    鹰兽人会带着科尼利厄斯飞上天际,狮兽人会带着科尼利尔斯在宽阔的湿地上奔跑,狼兽人则是会有求必应,几乎总能在科尼利厄斯需要帮助的时候及时出现。

    露娜也随之惊悚的发现,在这还傻兮兮的小乌龟眼里,那三个抱有目的的家伙居然是好人来的。

    直至两月后的一天,科尼利厄斯在那三个别有目的的家伙的蛊惑下找上了年老的龟兽人,他想离开这片湿地,到那三个家伙嘴里更广阔的天地中去看一看。

    那一瞬,露娜发现,年老的龟兽人眼中在闪过了一抹悲凉后,竟是点头同意了。

    再之后,平静的湿地中涌入了更多的种族不一的兽人。

    这些兽人甚至有大半都是在生病的状态,露娜心知这怕是因为水土不服的关系,且老年龟兽人似乎也是知道的,他会缓慢的用自己收集的草药,熬煮出一种味道并不那么好闻的膏体给这些兽人服用,可还是有兽人陆续的在死去。

    但,那三个带着这些兽人们来到湿地的家伙,却好似对此亦无所觉。

    科尼利厄斯就这么眨巴着一双懵懂的眼睛看着这一切,从最初的关切,紧张他人的生命,到渐渐的被那三个家伙影响,把这当做了一种理所当然的物竞天择。

    都说破家值万贯,露娜从不知那小小的茅草房子里会有那么多的东西。

    在打包了茅草房子里,老年龟兽人不愿意舍弃的所有东西后,他们要湿地了。

    那是一个在露娜看来格外熟悉却又透着些许陌生的大篮子,被几名来自羽国的,适应力还算好,由年老龟兽人救回来的羽兽人抓着,带着他们这一老一小,跟随着地面的队伍离开了。

    科尼利厄斯总是会扒着篮子,满眼惊叹的看着外面的天宽地广,露娜却是每每在科尼利厄斯满心雀跃的看向地面上长长的队伍时若有所思。

    直至,远处一座在建的巨大城池映入了她,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科尼利厄斯的眼帘。

    “祖父,快看,我们到了,好多人……”科尼利厄斯欢呼着,而年老的龟兽人的面容却是越发的木然了,只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低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