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北方有二哈

正文 第818章 变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露娜和苟特同时转头向着门口望去。

    此时藤蔓已经消化完了地上的侍从,向着科尼利厄斯伸出了枝条,只是那老乌龟能活成活历史,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就在这完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他竟是还能凭借身体本能的感知到危险,化作兽型把四肢收进那龟壳之中。

    露娜看着在滑不留手的坚硬龟壳上不停探索着的藤蔓,眯了眯眼眸,望向苟特道:

    “昆图斯就交给您了,回来我再给您解释。”

    “好。”苟特强自镇定的点点头。

    比起藤蔓吞噬活人产出变形钢,很显然他们现在做的事情若是被人发现才是更要命的,虽说外面的人不见得会就有胆子破门而入,但拜月神的事情都传出去了,谁知道科尼利厄斯那有没有留别的后手呢?

    话落,苟特快步走向了院落门口,露娜则是走过去,奋力一脚把昏迷不醒的昆图斯踢到了房间的角落里。

    然后她一手扣住地上巨大龟壳的边缘,一手拉住一副吃不到东西满心苦恼模样,还在锲而不舍用无数小须须试探着龟壳的藤蔓,让阿尔法开启了传送。

    多年来的精神力锻炼,于小事上,已经让露娜游刃有余,包括带着巴里传送去霍华德家,还能活蹦乱跳的离开。

    然,像这种长距离的传送,又是带着两个个头不算小,分量不算轻的累赘,饶是已经觉得自己精神力已经不错的露娜,在出现在生物舰的控制室内的瞬间,还是脑中一片轰鸣。

    偏阿尔法这货还在她已经嗡嗡作响的脑袋里搞评估,叨叨了一大串的数据,最后总结,“主人的精神力还是太弱了呀!”

    露娜捂着脑袋,歪倒在地面之上,努力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却是根本顾不得去怼阿尔法,只能用意念吩咐阿尔法先把科尼利厄斯关起来。

    在亲眼看着科尼利厄斯被生物舰内的藤蔓拖走,强忍着晕眩,通过阿尔法连通生物舰内的监控,目送科尼利厄斯被关进了一个空置的房间后,露娜终于松了口气,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次我昏迷了多久?”露娜再次睁开眼睛,脑袋依旧是如同被贼敲了似的钝疼不已。

    “一天半。”阿尔法答得简单明了,最后还不忘鼓励露娜一下,用一种好似表扬幼儿园小朋友似的调调说道,“有进步哦!”

    露娜也不管阿尔法能不能看见,直接翻了个白眼,以表示自己的不满,又叫阿尔法送了一瓶能量补充剂来灌了下去,缓了一会儿便站了起来,直接走向了控制台。

    虽然她一开始只把把科尼利厄斯带来生物舰作为了备用选项,但既然来都来了,她便打算挖一挖那老乌龟脑袋里深埋的秘密了,当然,大前提是不能让他缩进龟壳里去。

    露娜站在控制台上,闭上眼,任由手脚被束缚,先是查看了一下,阔别十年后,自己能操作的新增选项,便调出了关押科尼利厄斯的房间里的监控。

    不出意外的,一天半的时间过去,老乌龟已经醒了,他此时已经移动到了墙壁边,正抚摸着由藤蔓无缝衔接组成的墙壁,眼中的光亮也灼亮的吓人。

    露娜试探着操纵着一根藤蔓向老乌龟靠近,科尼利尔斯不但不怕,画面中的他竟是还眼含热泪,主动缓慢的探出手去,与藤蔓接触,甚至口中还呢喃着含糊不清的话语。

    “我就知道……就知道……”

    到底科尼利厄斯自己脑补出了什么,露娜不知道,但见这老乌龟这般的对藤蔓不设防,露娜却是松了口气,没有防备就好下手了不是?

    藤蔓继续按照露娜的指令一点点的攀上了科尼利厄斯的脖颈,然,让露娜意想不到的却是,科尼利厄斯并没有反抗,反而是欣然接受了,且似乎一点儿都不意外一般。

    倒得此时,反而是露娜有些懵了,虽然她依旧操控着藤蔓,刺破了科尼利尔斯的脖颈,收集着数据,却总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

    只是事情的发展,并没给她太多去思考的时间,随着藤蔓刺破了科尼利厄斯的脖颈,一连串的数据,浮现在了露娜的脑海之中,随着数据采集完毕,原本由露娜操控着的生物舰,却是忽然有如死机了一般。

    “阿尔法?怎么回事?”露娜动了动手脚,却发现,困住她手脚的藤蔓依旧没有松开的,阿尔法也没有了回应。

    脑海中的蓝色光点,却在这一瞬间忽然大亮,迅速的侵蚀了黑暗部分,露娜想要闭上眼睛,然,那本就是脑海中的画面,怎么能由得她说不看便不看呢?

    就在蓝色光点的亮度不断攀升,彻底转为白色之时,露娜的脑海里却是在这亮到极致的瞬间,黑沉一片。

    再次醒来,露娜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片全然陌生的湿地里,远处还有一个矮矮的茅屋,正由炊烟自屋顶的烟囱里冒出来,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四周围的植物。

    露娜几乎是不敢置信的瞠大了双目,就在距离她不足两三米的不远处,一株类似于茅膏菜的特大号食虫植物,挥舞着如同苍蝇拍般,满是晶莹粘液的触手,迅速粘黏住了一只不知名的四翅小鸟。

    这是南方,不是雪狼国的南方,而是中央帝国的南方,能捕食活物的植物,只有大陆的南端才有,她,她怎么会……?!

    还不等露娜想出个所以然来,她的心间就升起了一抹焦躁来,竟是不受控制的向着远处的茅草屋飞奔了起来。

    其实说是飞奔也是不准确的,露娜能感觉到自己在跑,能感觉到心底的惶然与恐惧,她很着急,然,事实却是,周围的景物几乎在她意识到自己在发足狂奔后,就没怎么动过。

    呃……这……

    露娜十分想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脚是怎么了,可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视线,却是不由得自己控制了。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露娜快被那莫名其妙的惶然与焦急,以及缓慢到了极致的速度折磨疯了的时候,她终于赶在日落之前“跑”到了茅草屋的门口。

    也是直到此时,她才发现,那缓缓探出去推门的手,却并不是她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