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时总宠妻超无敌

正文 第1058章:人红是非多,真人秀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唐嘉文可是开心坏了,对云想也不横眉冷目了,能把他女儿养胖十斤,这女婿着实很优秀呀。

    他激动的不行,挽了袖子准备去厨房大显身手。

    海潮苑里都是人,官洛洛她们都来了,围着小云棠玩。

    小公主一点都不怕人,眼睛越长越漂亮,跟云想一样,是非常标准的桃花眼。

    “不得了了,这将来肯定又是个影后级别的。”

    时浅掏出手机来拍照,叶晗羡慕的摸小公主的手,“女孩就是好呀,多可爱,多软多娇,连汗毛都好看。”

    “可不,我感觉我肾上腺素都飙升了。”

    官洛洛冲着云棠做鬼脸,小公主看看她,咯咯咯的笑起来。

    笑的官洛洛腿都软了。

    时浅叹息:“哎,我是没有儿女命了,都怪官寒,晚上回去打他一顿!”

    叶晗说:“我也没有,原淳戴套比写准考证号都严谨,我扎破了他都能发现。”

    时浅竖起两个大拇指:“好厉害呀,精准的男人。”

    官洛洛舔舔唇,“可是黛西说过我有女儿命。”

    她眼里冒光,“她是医生,我相信。”

    时浅和叶晗看看她,再互相看看,在闺蜜群里艾特黛西。

    问的是同一个问题:“黛西,我有没有女儿?”

    官洛洛笑问时浅:“二叔都结扎了,你怎么怀女儿。”

    时浅:“不管,万一哪天官寒想通了呢,老古董万一开出花,没准我生一对儿女儿。”

    官洛洛哭笑不得。

    黛西隔了五分钟才回。

    青青的黛:“把生辰八字给我,我用紫薇星算。”

    嗷!太太们激动了,叶晗的生辰八字记得很清楚,时浅的给忘了,她打电话问一胎同胞的时晏,她比时晏整整晚三分钟出来。

    时晏像个老婆娘。

    “你要算命?

    封建思想不可有不知道吗?”

    “算命算命,命要能算出来,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混吃等死好了。”

    “……”时浅咬牙切齿:“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快告诉我!”

    时晏:“我忘了,你问顾元清去。”

    他给挂了!时浅气的跳脚:“小王八蛋!白跟你住一个肚子了,讨厌鬼,诅咒你打嗝打到吃不下饭!”

    她气呼呼的给顾元清打电话,结果顾元清去旅游了,手机打不通。

    时浅嗷一嗓子跑去小说厅,“大哥,救我!”

    时崇问怎么了。

    时浅满眼星星:“你记得我的生辰八字吗?

    时晏那只狗不跟我说,爸爸的手机又打不通,我急需急需呀!”

    她其实没报多大希望,毕竟她出生那年,大哥还在水深火热里,不过……“一九xx年,三月十六日上午九点二十六。”

    时浅脑子嗡的一声愣住。

    时崇问她:“怎么了?”

    时浅心脏咚咚的跳:“你知道呀。”

    “知道。”

    时崇笑笑:“你和时晏出生的时候我在小说厅,小说厅有钟,时晏是九点二十三。”

    他一直记得很清楚。

    时浅心脏被狠狠撞了一下,眼睛发烫了,笑的很感动,“谢谢大哥。”

    黛西算了二十来分钟,来结果了,叶晗和时浅都没女儿,就官洛洛有。

    她很开心,出去找时崇。

    今天一个两个都冲他这么笑,时崇有点吃不消,揉着官洛洛的手:“你们又在商量什么奇奇怪怪的事?”

    官洛洛摇头:“没什么。”

    她好像突然想通了,既然命里算着有女儿,那她着什么急呢,静静等待,总会来的。

    “在夸我们这一大家里的男主人好。”

    她弯腰,点时崇的鼻尖:“一个一个都特别爱妻子,特别疼孩子。”

    时崇笑笑,拿了一块哈密瓜给她。

    云棠小朋友满月礼收了一把金锁,一对金镯子,一对金脚链儿,还有一箩筐的护身符和一大把的ney。

    云想:这帮俗人啊,把她闺女当哪吒打扮!唐恋出了月子就有戏来找她了,她最近人设维持的太好了,外头好评不断,不止戏来找她,还有真人秀。

    云想作为经纪公司老总,接来的本子一律仔细过筛了一遍,最后全给否了,一部都不让演。

    理由是工作量太大,唐恋身体受不了。

    至于真人秀,这年头不怕流氓,就怕缠人精。

    云想最近十天一直被跟踪,明目张胆的跟踪,对方是真人秀《萌宝驾到》的导演魏子年。

    二十四岁,新秀导演,有着契而不舍的精神和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韧劲儿,人送外号“黏人怪”。

    云想已经被他黏的烦死了,这天躲到官寒的办公室来。

    正巧时崇也在,时官两家有合作。

    “有酒吗?”

    云想气急败坏的进门,摸着头皱着眉,一副烦死了的表情。

    时崇去冰箱里拿了瓶起泡水扔给他,官寒问:“出什么事了,你这一脑门子官司。”

    “我被变态跟踪了。”

    云想拧开盖子猛灌水,坐进沙发里跟官寒嘟囔:“跟前台说一声,但凡看见个穿紫衬衫的,就给我轰出去。”

    官寒按电话通知,结果落地窗外突然出现声音。

    “云少,求您跟我五分钟,就五分钟!!”

    说完,一个紫衣服,身高一米七不到的男人咣当一声撞到落地窗上。

    云想额角抽了抽,“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一个大活人吊在公司大楼外面,这还得了?

    官寒赶紧叫保安去救人,十五分钟以后,魏子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云想,一个匍匐抱住他的大长腿。

    “云少!求您答应我吧!”

    云想从来不怜香惜玉,更不会怜香惜臭男人,一脚把魏子年蹬开,他冷冷道:“魏先生,你未免胆子太大了些,知不知道这是哪儿?”

    “知道知道。”

    魏子年超兴奋:“这儿时官家大楼,这位是官家总裁官寒,妻子是时家总裁的妹妹,侄女是时家总裁的妻子,侄子是时家二少爷的娇妻。”

    “这位是时家总裁时崇,妻子是官家总裁的侄女,妹妹是官家总裁的妻子,弟弟是影帝,曾获六座小金人,十三项一等奖,二十六项奖项提名,连续三年视帝影帝双料获得者。”

    魏子年星星眼,匍匐在地上,一脸渴望的看着云想:“还有云少你,少年黑道太子爷,四年牢狱之灾不仅没有令你三观扭曲,反而越发的善良真诚,帮官总养一双侄儿,操尽心血,跟时总生死相随,基情四射多年,又凭借一身身手掳获影后唐恋的芳心,让她二十二岁便掉进了你的狂野温柔乡,结婚生子,成就一段佳话。”

    “云少,你真是二十一世纪最牛逼的男人!”

    男人,男人,人,人……声音在办公室里回荡,五秒钟之后。

    云想捏了捏指关节,“想不到你调查的这么仔细。”

    官寒抽了拐杖,“帮我养孩子都查到了?”

    时崇挽了挽衬衫袖子:“基情四射是哪个基?”

    魏子年打了个嗝,颤悠悠的说:“就基、基佬的基。”

    时崇眉头微微挑了挑,官寒攥了攥拐杖,云想直接一拳挥上去:“去你妈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