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开局就杀了曹操

正文 第五八五章 欲渡黄河冰塞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太史慈带领兵马,直接朝着管亥的将旗所在之地,就冲了过去。

    &;&;&;&;他这一次,只带了三千兵马前来救援,而黄巾贼寇人数很多,不下四万人。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将围困都昌城的黄巾贼寇给杀败,将其主将给斩杀了,就变得非常重要。

    &;&;&;&;不然,只怕事情将会变得困难。

    &;&;&;&;而管亥那里,这个时候,自然也是见到了带着兵马,朝着自己冲杀而来的太史慈。

    &;&;&;&;太史慈的勇猛,他之前便已经有见识到。

    &;&;&;&;此时见到太史慈直接朝着自己冲来,心里面也一样是显得有些慌。

    &;&;&;&;但又不是特别的慌。

    &;&;&;&;毕竟他这里的兵马更多!

    &;&;&;&;而且他管亥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太史慈想要杀他,自己还想要杀这个太史慈呢!

    &;&;&;&;只要将这家伙,以及这家伙所带领的这些兵马给击溃,那么接下来攻占都昌城就不再是什么问题了。

    &;&;&;&;他如此想着,就立刻让人在自己身前加重防御,并同时传令,调集更多兵马过来,趁机对太史慈的兵马进行包围。

    &;&;&;&;此时,他的想法很简单。

    &;&;&;&;既然这太史慈想要杀自己,那就来杀好了。

    &;&;&;&;自己不走,但也不与这家伙硬拼,就站在这里,在身前不断的加强防御。

    &;&;&;&;这样的话,等于是以自身为饵,将太史慈给吸引过来,趁机汇集兵马过来,将太史慈给直接围杀!

    &;&;&;&;如此才稳当!

    &;&;&;&;管亥心中带着冷笑,他等着这家伙前来攻打自己。

    &;&;&;&;自己将会用事实告诉他,战场上打仗,是很多人的事,不是一个人的事。

    &;&;&;&;一个人就算是再勇猛,那作用也不大!

    &;&;&;&;太史慈带着兵马朝着太史慈那里而去的途中,见到了管亥那里的兵马调动。

    &;&;&;&;哪里还不知道,管亥所打的主意?

    &;&;&;&;不过对于这些,他并不在意。

    &;&;&;&;只管带着兵马,朝着管亥那里冲锋而去。

    &;&;&;&;片刻之后,太史慈率先与对方接近,立刻挑死两人。

    &;&;&;&;随后就是大军的陡然相撞……

    &;&;&;&;原本还心中带着冷笑的管亥,在双方再一次的接战不久之后,心里面的一些想法,很快就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如果继续按照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的话,自己这里,说不定等不到那些调动的兵马围拢过里,就被率领兵马而来的太史慈给打到了身前!

    &;&;&;&;这样的念头升起之后,心中就有些慌乱,升起了一些想要遁走的念头。

    &;&;&;&;但是,就这样遁走,心里面又分外的不甘。

    &;&;&;&;毕竟自己为了攻打都昌城,已经耗费了很多的东西。

    &;&;&;&;这个时候,半日的时间都用不了,都昌城就会被攻破,努力了很久的肥肉就在眼前,就这样退走了,心里面实在是不甘!

    &;&;&;&;而且,眼前的这太史慈所带领的兵马,又只有这么点,远远少于自己麾下兵马……

    &;&;&;&;他犹豫不决,觉得自己还能够继续再坚持坚持。

    &;&;&;&;不过,他的这种犹豫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这不是他忽然之间就下定了决心。

    &;&;&;&;而是因为太史慈帮他下了决心,

    &;&;&;&;正在与人交战的太史慈,忽然之间挂住枪,冷不防的对着管亥就放了一箭!

    &;&;&;&;这一箭,正中管亥咽喉,直接就将管亥从马上射了下去!!

    &;&;&;&;“管亥已经被我射杀!尔等还不投降?!”

    &;&;&;&;太史慈望着这些人,出声大叫。

    &;&;&;&;同时接连开弓放箭,不断有人应声落马!

    &;&;&;&;太史慈所带领的徐州兵马,一时间为之振奋,纷纷大声呼喝起来,随着太史慈一起,奋勇拼杀。

    &;&;&;&;而管亥这里的兵马,听到管亥已死,又见到太史慈如此英勇,一时间也是心中震中,没有战意,开始逃窜。

    &;&;&;&;太史慈这里,带兵掩杀,贼人大溃!

    &;&;&;&;这里的战局,很快就影响到了那些攻城的黄巾贼兵。

    &;&;&;&;那些人见到这边呼喝声不断的响起,转头发现自己这边的人马乱窜,对方援军追着自己这边兵马砍杀。

    &;&;&;&;隐约之间,又听到一些渠帅管亥身死的话,不由的心惊胆颤。

    &;&;&;&;哪里还敢继续拼杀?

    &;&;&;&;也纷纷开始逃命。

    &;&;&;&;都昌城上,郑伦不由的又惊又喜,连忙吩咐人,大声高喊管亥已死。

    &;&;&;&;那些没有听到这样消息的管亥人马,纷纷大惊,转头看到战场之上的乱象之后,也不敢再战斗,一时间争先恐后的就逃窜而去,放弃了将要攻打下来的都昌城!

    &;&;&;&;郑伦这里,立刻安排兵马,亲自带领着,打开城门,出去追杀黄巾军去了……

    &;&;&;&;都昌城内,一直在那里依靠读书,来掩饰自己无能的孔融,听到这样的呼喊,不由的喜从天降。

    &;&;&;&;他还想继续保持淡然,继续读书,但却接连读错好几句,当下便也不装了,直接将手中的书收起,一路快步的上了城墙。

    &;&;&;&;其余跟在孔融身边的谋士,也大抵如此。

    &;&;&;&;纷纷跟着孔融一起往城墙上跑,这个时候,他们谁也不说什么读书之类的事情了。

    &;&;&;&;来到城墙之上,见到外面一面倒的战场,顿时就变得更为欢喜起来。

    &;&;&;&;然后就有人,立刻对着孔融进行恭喜起来:“若非太守,在关键时刻,带领我等诵读圣人诗书,哪里能够获得这样可喜战绩?!”

    &;&;&;&;“之前太守在这等危难时刻下,临危不乱的诵读诗书,我就知道,这都昌城破不了,黄巾贼兵不成气候!”

    &;&;&;&;这些之前只会缩头读书的人,这个时候,一下就都变得神气起来,言语之间相互吹捧,将孔融捧得很高。

    &;&;&;&;说的好像是有现在的局面,全是因为他们在那里读诗书读出来的一样。

    &;&;&;&;“文举公,临危不惧,贼兵围困千万重,稳坐城中,巍然不动。

    &;&;&;&;诵读诗书,大退敌兵。

    &;&;&;&;真不愧为孔子二十世孙!

    &;&;&;&;为祖上增光,今后史书之上,必定将会留下文举公的大名,供后人敬仰……”

    &;&;&;&;有人望着孔融这样说道,很是推崇。

    &;&;&;&;孔融听到这人这样说,连连摇头推辞,但脸上那压抑不住的笑容,已经是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

    &;&;&;&;孔融手握书卷,将双手背负在身后,在都昌城上踱步,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意气风发。

    &;&;&;&;他这个时候,也不读书了,倒是想起了他太守的身份与太守的职责。

    &;&;&;&;开始在城墙上面,发出一些无关痛痒的命令,看起来一副指挥若定的样子。

    &;&;&;&;仿佛这场仗,是他打赢的一样。

    &;&;&;&;他在这里主导全局,发挥出了极大的作用。

    &;&;&;&;边上一堆名士,也一样如此,格外的意气风发。

    &;&;&;&;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一个人进行读书了……

    &;&;&;&;管亥死亡,黄巾军大败。

    &;&;&;&;太史慈奋勇杀敌,郑伦也带着人出城策应,一番下来,斩杀俘虏很多黄巾军。

    &;&;&;&;剩下也都远远逃散。

    &;&;&;&;都昌城之围一下子就解开了。

    &;&;&;&;太史慈又带领兵马,帮助孔融安定了北海郡。

    &;&;&;&;孔融大喜。

    &;&;&;&;对太史慈,以及那些徐州兵马,很是小说气,各种拉拢。

    &;&;&;&;他也认定了太史慈会留在自己这里。

    &;&;&;&;毕竟太史慈在自己这里立下了这样大的功劳,并且自己待他也不薄。

    &;&;&;&;自己孔文举也是一个四海扬名的大人物,太史慈之前的时候,在东莱那里虽然也有些名声,但也只是出于贫寒之家。

    &;&;&;&;而且还是一个犯了一些事情,在外面逃窜的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够在这里做事情,自己如此提拔他,他根本就拒绝不了。

    &;&;&;&;自己这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

    &;&;&;&;还有,他在自己这里,这一次如此舍命的拼杀,不就是想要得到自己的重视,被自己重用吗?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大大出乎了孔融的预料。

    &;&;&;&;面对孔融的邀请,太史慈直接就谢绝了。

    &;&;&;&;“太史慈前来救援孔太守,并不是想要在您这里做官,而是奉母命前来,报答孔太守直接的照看。

    &;&;&;&;如今北海这里,已经没有了别的事情,黄巾贼寇的围拢,已经解决,太史慈也完成了母命,这就告辞归家……

    &;&;&;&;家母年纪大了,太史慈想要侍奉在左右。

    &;&;&;&;而且,太史慈本身也没有想要做官的意思。

    &;&;&;&;不若将这些,都给郑校尉好了……”

    &;&;&;&;太史慈这出乎预料的拒绝,一下子就让孔融懵了。

    &;&;&;&;他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在短暂的懵逼之后,心里面立刻就有了一些别样的想法。

    &;&;&;&;觉得这家伙,是想要的太多才会如此。

    &;&;&;&;当下就接着提高价码。

    &;&;&;&;但太史慈依旧是拒绝了……

    &;&;&;&;孔融挽留不住,太史慈一匹马,一杆枪,带着武器,和一些钱财,从孔融这里径直离开,返回东莱老家……

    &;&;&;&;孔融看着离去的太史慈,一时间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呆愣。

    &;&;&;&;“文举公,这人就是一个狂徒,以为自己有了一些武力,就自视甚高,不必理会。

    &;&;&;&;走就走了,一介武夫罢了。

    &;&;&;&;今日离开了文举公,今后有他后悔的时候……”

    &;&;&;&;边上有名士,望着太史慈离开的背影,吐了一口吐沫,这样说道……

    &;&;&;&;黄巾军被打退了,这些所谓的名士,又觉得自己可以了……

    &;&;&;&;孔融心中,也一样是觉得有些气恼,觉得这太史慈有些不识抬举……

    &;&;&;&;太史慈骑着马,提着枪,一路往东莱老家而去。

    &;&;&;&;走的义无反顾,半分犹豫都没有。

    &;&;&;&;通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他对于孔融以及孔融身边的那一帮人,看不起到了极点。

    &;&;&;&;这些人,屁本事没有,还偏偏自视甚高。

    &;&;&;&;黄巾围城他们本分作为都没有,全靠下面的一些人在拼命。

    &;&;&;&;黄巾之围解除之后,立刻就开始蹦跶了。

    &;&;&;&;话里话外都在那里说他们的功劳。

    &;&;&;&;一番事情下来,他们这些只会放一些嘴炮的人,居然成为了最大的功臣一样……

    &;&;&;&;孔融也差不多一个德行。

    &;&;&;&;这样的人,他太史慈是真的看不上。

    &;&;&;&;不屑于与这些人为伍……

    &;&;&;&;骑着马行走的路上,回想着这些事情,太史慈忍不住摇摇头。

    &;&;&;&;孔融孔文举,一个沽名钓誉,又很是虚伪没有脑子的人罢了……

    &;&;&;&;太史慈回到东莱老家,见到自己母亲,将这些事情说与自己母亲听。

    &;&;&;&;慈母闻言笑道:“我儿做的很好,我们家不欠那孔太守什么了。

    &;&;&;&;那样的人,确实不能侍奉左右,不能为之做事。”

    &;&;&;&;这样说完之后,又开口望着太史慈道:“现在的世道与之前不一样了,我儿有着一身的武艺,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时候,可以大展身手了。

    &;&;&;&;不知道我儿可有什么想法?”

    &;&;&;&;太史慈道:“孩儿就在家里待着……”

    &;&;&;&;慈母道:“我儿,不必如此,我的身体还可以,能够照顾自己,左邻右舍也好,你在家乡有名声,没有人会为难我

    &;&;&;&;你不必为我担忧,只管出去闯荡。

    &;&;&;&;大丈夫生在天地间,就是需要有一番的作为……

    &;&;&;&;你出去闯荡一番,我才欢喜。

    &;&;&;&;不然你一辈子就守在我的身边,又能如何?”

    &;&;&;&;太史慈闻言,跪地对自己的母亲叩首……

    &;&;&;&;随后说出他的打算:“扬州刺史刘繇,与我们乃是同郡之人。

    &;&;&;&;以前与孩儿相识。

    &;&;&;&;如今闻听他那里落了难,被人攻打,孩儿有心前往他那里。

    &;&;&;&;帮助他解决争端,解决作乱之人。

    &;&;&;&;这样的话,到时间孩儿也能刚到他的麾下,就立下大功劳,得到重用……”

    &;&;&;&;慈母闻言笑道:“如此就好,我儿有想法就好。

    &;&;&;&;有了想法,就只管去做,阿母这里,你不必担忧……”

    &;&;&;&;太史慈在家里停留了五天,五天之后,再一次的离开家。

    &;&;&;&;这一次则是前往了扬州。

    &;&;&;&;准备去投奔刘繇。

    &;&;&;&;这一次他不再是一个人。

    &;&;&;&;身边跟随了七八个人,这些都是与太史慈相熟的乡人,闻听太史慈要去投奔刘繇,所以随着太史慈一起前去。

    &;&;&;&;他们相信太史慈的本事和为人,觉得跟着太史慈绝对不会吃亏……

    &;&;&;&;时间一点点流逝。

    &;&;&;&;太史慈很快来到距离扬州不远的地方。

    &;&;&;&;再然后,他就听到了一个令的他很是惊愕的消息。

    &;&;&;&;扬州刺史刘繇已经死了!!

    &;&;&;&;在和孙坚的战斗之中,被打了一个惨败,兵败奔逃之中,被兵卒砍了脑袋,拎着到孙坚那里去领赏去了……

    &;&;&;&;太史慈在听闻了这个消息之后,一时间显得呆愣。

    &;&;&;&;他有些不敢相信这事情是真的,接下来就进行了多方打听,结果一番的打听求证之后,最终得到的结果,与之前所知道的一样,刘繇就是兵败身亡了。

    &;&;&;&;太史慈坐在那里,握着枪,望着扬州的方向,显得有些呆愣,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何去何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