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一往情深,傅少的心尖爱妻!慕微澜傅寒铮

正文卷 第1141章:感情杀感情(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 r2>r2()纪氏财团旗下,高级私立医院。

    纪深爵带着被雨水打湿一身的言欢,刚走到手术室外。

    护士焦急的冲到纪深爵面前,紧急开口道:“纪总,简小姐快不行了,必须马上输血!血库里的R血型已经全部用完!”

    简耀华扑通一声,跪在了纪深爵面前,老泪纵横道:“纪总,求求你救救小纯吧!小欢跟小纯的血型一样都是R,只有你可以劝说小欢,让小欢答应给小纯输血!”

    言欢面无表情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简耀华,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是简纯的父亲,但仿佛从来不是她言欢的亲生父亲。

    简耀华又跪着去求言欢,抓着言欢的裤腿,哭着说:“小欢,小纯怎么说也是你妹妹,你就输一次血,救救你妹妹吧!你母亲去世了,我年纪也这么大了,往后你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也只有你妹妹了,你们姐妹两要彼此……”

    简耀华的话还未说完,言欢就呵斥打断:“你闭嘴!”

    简耀华吓了一跳,言欢的脸色比冰块还冷。

    言欢看着跪在地上的简耀华,冷笑道:“我就算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全死光了,我也不会认简纯是我妹妹,请简先生搞清楚,我妈,只有我一个女儿,我是独生女,我没有姐妹。还有,你,不配提我母亲!”

    言欢的字字句句,带着刀,将那虚伪的亲情割的支离破碎。

    手术室内,又冲出来一个护士,大喊道:“患者失血过多快不行了!R血型到了没有!”

    简耀华从地上慢慢站起来,苍声道:“小欢,爸爸有肝硬化,没办法给你妹妹献血,你年轻,医生说了,还差300血,你看你……”

    吕琳在一边亦是苦苦哀求:“小欢呐,吕姨知道你恨我,可你妈妈的死,跟吕姨真的没关系,是你妈妈命薄啊,你……”

    呵呵,她妈妈命薄,好一个命薄。

    啪!

    言欢一巴掌愤怒的打在了吕琳脸上,那一巴掌,用尽了言欢的力气,吕琳被打的生生往后退了半步,吕琳捂着被打的火辣辣的脸,震惊惧怕的看着言欢。

    言欢满身皆是戾气,她猩红着眼角,诅咒道:“老天一定会收拾你!出门被车撞死!下雨被雷劈死!”

    她那样好教养,那样淡漠的一个人,却被彻底逼疯了。

    言欢从始至终,没有正眼看简耀华一眼,她抬头,背脊挺拔,水眸冷漠的直直盯着纪深爵。

    言欢指着手术室,目光笔直的看着纪深爵,一字一句的问:“纪深爵,你要我的血,救简纯你才甘心是吗?”

    “是。”

    若不救,她这辈子都无法像现在这样直视他的眼睛,与他共度余生。

    更无法消除她背叛他的那份亏欠。

    两两相欠,是抵消亏欠。

    言欢的愧疚和心魔,始终,会毁了她,也会毁了他,这段关系,便是不平等的。

    可现在,他跟言欢,是公平的,因为互相亏欠,互相憎恨。

    她对他的愧疚,会成为彼此原谅和释怀的拖累,会在长河岁月里,两看相厌,一个越发自行惭愧,一个越发有恃无恐的利用对方的愧疚去不停伤害,成为杀死彼此的刀,他们之间,会永远横亘着陆琛。

    可憎恨,只要抓住她紧紧不放,迟早有一天,她会心甘的与他和解,哪怕漫长,却永远不会迟到。

    言欢扯着苍白的唇瓣,笑了笑,“给我离婚协议,我就献血救简纯。”

    纪深爵黑眸凌厉冷沉的盯着言欢那张连生气都惊艳动人的小脸,目光不曾转移,却厉声叫助理:“郝正!”

    郝正犹豫,“爵爷,这……”

    离婚这么大的事,是不是需要再考虑考虑?

    何况,爵爷和太太之间,明显是误会。

    纪深爵仍旧盯着言欢,却对郝正冷斥道:“离婚协议!”

    郝正慢吞吞的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两份离婚协议,抖抖索索的递过来:“爵爷,你要不要……”

    再三思一下。

    可话还没说出口,纪深爵已经劈手拽过那两份离婚协议和黑色签字笔,在男方签字处,龙飞凤舞的签下潦草遒劲的霸气草书。

    力透纸背。

    笔尖几乎将沉甸甸的4纸张划破。

    男性修长手背上的青筋凸出。

    纪深爵签完字,将离婚协议递在她眼前,目光凌厉而冷峻:“你满意了吗?”

    言欢看着他,咧了咧唇角,咬着颤抖的牙关,努力挤出一丝微笑。

    她说:“满意。”

    言欢捏着那两份离婚协议,转身大步跟着护士去化验血型。

    可转身的刹那,隐忍的眼泪,陡然滑落。

    ——纪深爵,我终究是,错付了。

    而伫立在原地的男人,垂在西裤边的双手,捏成拳头,青白可见。

    十分钟后,血型化验结果出来,完全匹配。

    护士问:“完全匹配,决定好抽血了吗?”

    纪深爵薄唇冷薄的吐出一个字眼:“抽。”

    言欢看着透明的管子里,她的血,一点一点被抽出来,汇到了简纯的身体里。

    她好恨,好恨。

    躺在病床上,她闭上眼,恨意汇成眼泪,从眼角滑入发鬓。

    不知过了多久,下腹传来阵阵尖锐的抽痛。

    抽血的护士大惊,“不好了!言小姐……言小姐……”

    雪白的床单上,言欢下腹流了好多血,将白色床单染红,触目惊心。

    言欢将死的目光缓缓看向身下,身下,是一大滩鲜血。

    她似乎意识到什么,唇角,缓缓勾起,嘲弄又绝望。

    呵呵,命运真是喜欢跟她开玩笑。

    她竟然,有了孩子。

    在最不该的时间,在最错误的时间,她有了孩子,纪深爵的孩子。

    冲进来的纪深爵,大口喘/息着,目光发直的看着她身下的那一大滩鲜红血迹,愣住了:“欢哥……”

    言欢转头,看向他,对他浅浅的弯了弯唇角,柔和又狠厉,“纪深爵,现在,你满意了吗?”

    “欢哥……医生……医生!”这一刻,纪深爵彻底慌了。

    言欢被推进手术室时,人是清醒着的,她睁着眼看着头顶上方白花花的刺眼灯光,觉得无比痛快。

    因为她在纪深爵的眼睛里,看见了悔恨、懊恼和种种复杂情绪。

    可这样的报复,又算什么,不过是利息而已。

    躺在手术台上,言欢告诉自己,为纪深爵流产,这是她毕生所做的最愚蠢的事情。

    现在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她活该。

    是,她活该。

    她告诉自己:言欢,记住这疼,你要加倍百倍的还回去!

    ……

    两个小时后。

    言欢手术室的医生走出来,摘掉口罩,对纪深爵说:“纪总,很抱歉,言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没保住……流产了。”

    纪深爵颓然的坐在那里,低着头,声音沙哑的问:“多大了?”

    医生愣了一下,没理解过来,“啊?”

    “我是问,孩子多大了。”

    “四、四周……”

    纪深爵伸手,用力抹了一把脸,深吸了口气,可胸口仿佛压着一块千斤重的石头,怎么也透不过气来。

    四周,四周。

    那是他刚囚/禁她的时候,那时她与陆琛发生关系,他丧失理智,恨得将她关在阁楼里,做了很多伤害她的事,身体上的,心理上的,都有。

    将她当做发泄工具那般对待,有一两次,见了红,他没有在意,只以为是太用力。

    可现在想来,也许那时,是言欢腹中的孩子在求救。

    他真该死,真的,该死。

    “纪总?”医生试探性的叫他。

    纪深爵面如死灰,问:“大人怎么样?”

    医生道:“大人因为流产身体很虚,虽然没什么生命危险,但需要住院静养。”

    纪深爵机械的点点头,声音喑哑至极:“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那夜,纪深爵坐在言欢的病房外,一整夜,没离开过半步。

    窗外,下着瓢泼大雨,仿佛要将整个北城都冲垮。

    纪深爵真想,这场大雨,把他也淹没。

    添加到桌面,一键打开,方便阅读去添加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