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读档2013

正文 132、游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因为突如其来的录音事件,关煌和王丽坤两人发生了很多纠缠,检查、搜身、捆绑、囚禁……

    不过这已经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详见公号“刑法直通车”)。

    关煌主意既定,事情再无变化。

    抖音沿着短视频的方向一路狂奔。

    虽然声势没有直播搞得大,却也同样有声有色。

    让人对关煌的眼光赞叹不已,虽然看似“丢了西瓜捡了芝麻”,但是能把芝麻咀嚼的有滋有味也不是一般人。

    而与关煌看法一致的头条系同样宣布要进军短视频领域。

    做一个专注于年轻人音乐短视频创作分享的社区平台。

    头条宣称,要应用人工智能技术为用户创造多样的玩法,用户可以通过这款软件选择歌曲,拍摄音乐短视频,形成自己的作品。

    虽然有抖音的珠玉在前,但头条系不是普通玩家。

    其核心算法优势在新闻分发领域独领风骚。

    《每日新闻》作为后起之秀,与之相比仍有些许不足。

    头条系在这个时候选择和抖音短视频白刃相接,既是看好,也是自信。

    看好短视频的未来。

    自信有能力做出优秀产品,不惧怕任何竞争。

    关煌得到消息时,倒没有多少惊讶。

    历史上,头条九月份上线产品,一直磨到春节后可能感觉跑通了,才大举压上资源。

    随后产品优秀的数据表现又让头条很快决定全力推广。

    将各种流量明星B资源导向新项目,提升公司品相,而短视频也不负众望,很快成为头条战略级产品。

    现在,有了超人的介入,有了抖音的先行,头条会比历史上更加坚定,更加孤注一掷。

    然而,关煌没有任何惧怕。

    时至今日,他已经过了靠剽窃一个创意夺先机的阶段。

    对于任何竞争,不管是历史上原有的名人,还是蝴蝶效应新出的对手,都无所畏惧。

    不过是竞争。

    不过是烧钱。

    一路走来,无数腥风血雨,没有哪一个企业像超人这样,从诞生开始,就与战争为伴。

    头条入场,没什么大不了的。

    关煌有信心,超人有能力。

    打一仗,硬碰硬,看看谁的底子更好。

    ——————

    “那边是不是海警巡逻艇?”关煌在甲板上眺望着远方。

    天上碧空如洗,海面波涛起伏,几只海鸟飞过,让人心旷神怡。

    高永胜仔细看了下,点点头:“是的。”

    “执行任务吗?”

    高永胜动了动嘴角,没有说话。

    关煌好奇,“怎么?有什么秘密?”

    高永胜叹口气,“倒也不是秘密,圈内人尽皆知。”

    关煌:“什么?”

    高永胜:“孟大少出来游玩,公器私用。”

    关煌惊讶:“这么高调。”

    还有护卫?

    高永胜叹息:“嚣张惯了。”

    关煌没说话。

    高永胜继续说道:“他们一家都是这样,休假游玩,警卫保障,外出旅游,军@车、海@警巡逻艇都是标配。甚至晚上还布置警卫哨。”

    关煌皱着眉头:“这样啊。”

    这种做派,恐怕不会得善终。

    当然,历史上,孟大少很快就倒霉了。

    被树成腐败典型。

    不收敛,不收手。

    高永胜:“所以,我为什么说张大少还算不错的,瘸子里挑将军。你如果和孟大少打交道,恐怕两句话就要闹翻。”

    关煌:“你这么一比较,还真有那个理。”

    “是嘛。”

    关煌:“他家也不怕出事。”

    “胆子大,或者有背景,算了,不说他了,你考虑怎么样?万科能不能帮?”高永胜问。

    关煌想了想,开口说道,“宝能恐怕是凶多吉少。”

    他这次应高永胜之邀出来游玩,实则是为了“宝万之争”。

    此时的宝万风波,已经引起了最高决策层的密切关注,成了实体经济与资本力量博弈的标杆性事件。

    圈内人都盯着,甚至想要火中取栗。

    “怎么说?”

    关煌问:“《南方都市报》调查报告你看了没?”

    6月,《南都》刊出一则调查报道,详尽描述了宝能系对深圳另一家上市公司南玻集团的“血洗案”。

    去年开始,宝能在二级市场大量买进南玻股份,经过前后5次举牌,合计拥有了21.8%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紧接着,管理层与资本方的矛盾空前激化,导致多名高管相继辞职,而在今年1月的董事会改选中,补选的四位董事中有三位为宝能系干部。

    宝能对南玻的进击,基本上是宝万事件的预演版。

    《南方都市报》最后为南案事件定性:

    宝能系的资本运作具有一定的套路,从资金上看,基本上都通过质押前期买入的股份,再融资,再扫货。用经济杠杆来发财,是对实体经济的犯罪。

    高永胜问:“看了,批评还是难激烈的。”

    关煌:“五六月份,阳光人寿举牌吉林敖东,安邦人寿举牌中国建筑,险资的频频出击,引起实体界巨大的恐慌,这样下去,国家不会置之不理的。”

    高永胜:“你是说,这次调查要动真格?”

    7月20日,证监会成立一个处理宝万事件的领导小组。

    关煌:“真格不真格不好判断,但是实体界的怨言恐怕会越演越烈。”

    实体经济最近几年被虚拟经济搞得苦不堪言,大家都攒着怨气。

    甚至有人喊出马老板误国误民的口号。

    这个时候,如果再有人利用资本杠杆野蛮入侵甚至夺取企业控制权,那绝对会引起剧烈反弹。

    高永胜疑惑:“怨言这东西有用吗?”

    关煌:“有用的时候就是大用,很多人已经被眼前利益冲昏了头,看不到国家频频发出的信号。”

    比如,深交所同时对万科和宝能系发出监管函。

    批评前者向非指定媒体透露了未公开重大信息。

    批评后者经多次督促,仍未按要求上交股份权益变动书。

    两者孰轻孰重,一眼就能看出来。

    然而,对于装迷糊的人来说,证据摆到眼前,还是会找借口的。

    高永胜不再说话。

    这个事,最终还是要他拿主意,关煌只负责提供意见。

    关煌把心思放下,眺望着远处的巡逻艇,感慨万分。

    < - 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